只要仰望星空,世界就会变得很大很大

“唉,作业怎么这么多?爸爸,您能不能告诉我,我什么时候才能不写作业?”

    看完了一直以来都想看的《星空》,和想象中的一样,它很打动我,很吸引我,中间没有让我想要暂停溜号,去做别的事情。心里被触动着,一路看着,也仿佛是在将一块块拼图拼成了这部《星空》。希望这能成为我的第一部影评。因为好久没有静下心来写什么东西了。每次看过一部片子,当时的感受都很深,好像是要与主人公一起大起大落,融为一体。但是看罢也都不了了之,没有留下任何东西,时间久了,也就连最初的念头都淡了。
  就让我想到哪里说哪里吧,想法太散乱,初来乍到,多多包含。
  最让人心里暖暖的就是小美和爷爷的感情。不知何故,当第一个打电话的场景出现时,就很笃定这祖孙俩的感情很深,很好。有爷爷在的地方,是小美可以躲避现实烦恼的象牙塔。影片中的贯穿符号有很多,星空、拼图、蓝色木雕小象。蓝色小象的处理很让人动容。爷爷说他很苦恼,他想送小美一个圣诞礼物,却始终没有想好要送什么。小美说,她要木刻的小象,蓝色的。小象被爸爸从生病住院的爷爷那里带到小美手里,可是遗憾的是,小象少了一只腿。小美担心生病的爷爷,想象中的小象却变成了大象跟着小美一瘸一拐地走着,去医院看爷爷,那画面很感人。
  小美和小杰,两个美好的小人儿。他们的感情从一开始就注定了默契,也许是冥冥之中的互相吸引。所以才敢为彼此出头,才敢一句话就手牵手去看星空。属于他们的故事是黑板报的布置,那一个个纸折的动物;那一次一起去拼图店看拼图,背下世界上第一块拼图的由来;是为对方挺身而出去打架去保护;是不开心时一起去文具店看见什么文具都随便装进兜里,还有被老板发现时,小杰的解围:“陈欣美,你忘记付钱了。”;是一起搭乘火车去爷爷住的山里看星空,是废旧教堂里的流泪谈心,是在河上漂泊的小船中,两个看星空的孩子单纯的感情。虽然最后板报被班上的搞怪王撕碎,虽然在船上小美突然发烧没能看成星空,,虽然最后小杰和妈妈又因为躲避酗酒的爸爸而搬了家,虽然之后都消失了音信,结尾处不管是委婉地交代了什么,但是就像爷爷常常告诉小美的那样,只要望向星空,世界就会变得很大很大,不是吗?那些回忆,那些话语,还是可以为彼此取暖。
  很喜欢从山里回来的时候影片的叙事手法,让所有人在所处的场景中都变成拼图,不管是小杰,还是爸爸妈妈,都开始变成拼图在剥落,这也是一种隐喻,小杰即将离开,爸爸妈妈最终还是选择离婚,不能继续相伴相守,给小美一个完整的一起拼拼图的一家三口。然后一个回神,却看见爷爷在房子里对着小美笑,在这么不真实的梦境中,所有现实的人物都即将消失,可已然去世的爷爷却给了小美最真实也最温暖的拥抱。所有的人和事也许不一定能够长久地维持,但是心中的爱却随时可以为自己取暖,随时相伴。
  接着,小美在长大。她感受到更多的事物,她明白其实小兔兔和小象都没有长大,长大或许只有自己。她只有十三岁,她代表着这个年龄的孩子的情怀,他们的要求不多,也许是一个微笑,一场雨,很简单的温暖就会让他们快乐。意外的一封信邮寄过来,打开,里面却是《星空》里最亮的星星部位的那块缺掉的拼图。所有的不完整都有了交代,包括在爷爷家发现的还没有上好颜色的那只小蓝象的腿。成长,或许就是淡淡的遗憾,加上一些不完美的存在吧,但是这些不完美,在生活中,总是会随着长大,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幸好,当我们抬起头仰望星空的时候,世界就会变得很大很大……

 
 的咕正在房间里做作业,听到妈妈在客厅里喊:“的咕,快出来,妈妈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写在前面:今天早上听课的时候,竟然没有听出作业是什么,也许是做饭的叮当,又或者是我着急开会去而瞻前顾后,亦可能是我多看了小狗几眼,反正没有注意到今天有作业这回事,当时还想,老师怎么这么仁慈,给我们放假了呢。

“等你长大以后,毕业了,就不用写作业了。”爸爸正坐在电脑前工作着。

     “什么事?”的咕飞也似的跑出来。

白天在群里,看到有人发文章《我的家乡》,看了一篇觉得挺好,因为开会也没有评论。今天晚上才晓得这是今天的作业。

“每天语文、数学、英语、自然科学、思想品德、计算机,还有课外的钢琴和英语辅导,作业越写越多,怎么办?”的咕在屋子里写作业,越做越不耐烦

   
 “你二姨妈要去美国和姨丈一起工作,她家的小妹妹,也就是你的表妹小美要在我们家住一段很长的时间。”

构思这个作业时,也像写《我的母亲》那时有一般一样的感受,很多话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每个人的家乡即使是同一个地方,同一个村庄,在各自的心中也会留着不一样的情怀。

“没办法,学生的任务就是学习。你这个年龄,学东西最容易记住,所以得抓紧时间学习,等你将来长大了,就懂得多读点书、多学点知识是好的!”

     “YE,妹妹要来了!”的咕高兴得跳了起来。

我的情怀是怎样子呢。

“如果能不写作业多好啊!”

   
 “先别高兴,在表妹来之前,我有几件事要跟你说清楚。”妈妈说:“表妹现在还小,正在读幼儿园。第一、你作为哥哥,不能欺负她,凡事要让着她;第二,要辅导她认字,教她做手工;第三,要好好带她,给她做个哥哥的榜样,知道吗?”

/1/哭了的小女孩

“你这个年龄就是得多吃点苦,多年的媳妇熬成婆,等你熬成老人,就不用写作业了,哈哈!”爸爸有时说话也不大正经,正因为这样,他经常被妈妈严厉地“批评”。“的咕,爸爸有事出去一下,你要自己认真做作业,知道吗?”

     “知道了!”

“呜呜呜,妈妈,妈妈,我要妈妈!”

“知道了。”的咕很无奈地回答。这时,小美和多多坐在地上“呵呵”地笑着。

     ……

一个穿着睡觉衣服模样的小女孩坐在低矮的墙头上,哭着,眼泪汪汪的,听得出来她是在找妈妈。一看便知道小女孩是刚从睡梦中醒来的。

“敢取笑我,看我不打死你!”的咕拿起一只拖鞋正要朝多多扔去,忽然听到“突突”的声音,仔细一听,是衣柜里传出来的。的咕和小美互望了一眼,警惕起来。的咕左手抓起尺子,多多对准衣柜一阵乱吠。的咕右手“呼”地一声打开了衣柜门,眼前的东西吓了他们一跳——衣柜里居然站着一个人!

   
 “来了来了,妈妈,二姨和小美来了!”终于等到了这一天,的咕和小狗多多一早就在楼下等候,看到一辆小车徐徐地停在自家门口,的咕看过二姨家的相片,认得是二姨和小美,兴奋得大叫。

“哟,冻坏了吧,快快快,来我抱着,咋了这是,不冷吗?这孩子!”一个有点身体偏胖的中年妇女把小女孩抱在了怀里。

这个人穿着一套象太空服一样的服装,头上还戴着全封密的安全头盔。这会儿,他正把安全头盔摘下来,走出衣柜。

   
 二姨下了车,戴着墨镜,一身洋气。的咕冲上前去叫二姨,二姨一手摇着小扇,一边拍拍的咕的头说:“是的咕吧,又长高了一头,真是越来越帅了!小美,快出来叫表哥。”

此时需交代一下,那个小女孩就是我,中年妇女是我的四奶奶。

“不许动!”的咕嘴里这么说,但自己的脚不自觉地向后挪了两步,又拉开抽屉,拿出一把双节棍,一端夹在胳膊下面,那架势很象李小龙,多多则吠得更凶。

   
 爸爸、妈妈听到的咕的叫声,也冲下楼来。二姨从出租车司机手中接过行李,早被爸爸抢过,提上了楼。妈妈二话不说,把打扮得象洋娃娃一样的小美抱了起来,“宝贝、美美、心肝、甜甜”一边乱叫、一边亲个不停。一行人上了楼,多多跟在众人后面直摇尾巴。

在我的印象当中,四奶奶对我特好。我两家离很近,中间只隔搁着一户人家,我家在胡同的南头,她家在北头。估计是大清早我爸妈又下地干活了,我哭,四奶奶便听到了。

“得了吧,把尺子收起来,还有那把双节棍,这些玩艺儿用来吓唬小孩子还差不多,哈哈!”那个人终于说话了。

   
 进了屋里,妈妈顾不上喘气,只是把小美紧紧抱着,对二姨说:“妹妹,你不知道,的咕一听说表妹要来,就日盼夜盼,这几天,每天都要问我十几次‘表妹什么时候要来’。”又问小美:“我听你妈说你是班里的‘认字大王’,是不是?”

我就是出生在这样一个充满温暖的村庄里。

“哼,我还不信治不了你!”的咕见被他识破,就把双节棍放下,又从家里的工具箱里拿出一把美工刀。小美也从玩具箱里掏出一把魔法棒说:“我要把你变成冰块!”

   
 二姨接过话头:“这个小鬼厉害着呢,她现在不止是班里的‘认字大王’,还在幼儿园的故事会上得了个‘小小故事大王’,跑步比赛也得了冠军,奖状多得家里都快没地方贴了……”小美转过头来,朝自己的妈妈摆了一个鬼脸。

/2/小小的庭院

“我又不是贼,你犯得着这样防我吗?”那个人又说话了。

   
 “嗯,美美不但聪明,还长得可爱,比相片更迷人。要是我也有一个这样的女儿,做梦也会咧开嘴笑呢!”妈妈羡慕得不行。

我的家乡在山东,山东北方的一个城市的一个小村庄。我们家就在村子的老中心地带,前面就是大队院子。小时候上学前班,孩子们就在那个大院子里疯跑,夏天还有爱喝的绿豆汤,我们最爱玩的是那个跑圈圈,那个大院儿承载了无数孩子们的嬉戏打闹。

“你少骗人,你就是贼!”小美故意喊得很大声,以引起邻居们的注意,她从《小红帽》和《小兔开门》等童话中学到一些对付坏人的办法。

     “姐,你就生一个呗,趁现在还年轻……”二姨调侃着,大人们哈哈大笑起来。

我们家有个小院儿。院落的西面,是一个通往外面的大门洞。大门朝南,是一个木头堆彻成栅栏门,进门穿过门洞拐弯儿就看到了院子的整个面貌。北边是三间土坯房,东南角靠北有一个小厨房,旁边养着一只猪再往角上便是茅房了。

“你见过象我这样装束的贼吗?再说,你刚才不是还在衣柜里找过衣服吗?当时并没有看见我,如果我是你所说的‘贼’,那你刚才就会看见我了。”那个人解释着。

   
 的咕趁妈妈放下小美,赶快跑过来拉起小美的手说:“妹妹,我们到房间里玩吧。”多多在后面跟了进来。

院落中间有一只大水缸,离着厨房很近。

“对呀,我刚才的确有在衣柜里找过衣服,而且刚才衣柜里除了衣服,的确没有其他东西。你这个‘贼’是什么时候钻到我衣柜里的?”的咕和小美越听越觉得奇怪。

     小美问:“你家有什么好玩的呢?”

院子西南角有一棵高高的臭椿树,紧挨着它往东一点的是一颗榆树,等到了满树结满榆钱儿的时候,我们都会爬上树去够(gou)着吃。在两棵树的中间往北有一棵枣树,它个头比较矮,在每年的八月十五前后,枣子便有的红了,有的半红着,压低了枝头。

“是时空机器把我送来的。”这个人笑了笑,继续说:“其实,我也和你一样,姓‘的’,也是这个家里的人,我是您未来的儿子,我的名字就叫‘的确’。”

     的咕说:“我家有很多童话书,我讲给你听吧。”

/3/回忆,甜蜜

的咕和小美如坠五彩云雾,又互望了一眼,将信将疑。

     小美说:“童话书有什么稀奇的?我家里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什么书都有!”

每到打枣的日子,我和妹妹争先恐后要和爸爸一样拿着竹竿打枣。但我俩个头小,只能负责在地上捡枣,爸爸负责打枣。枣儿们象唱着歌儿,叮叮当当、乒乒乓乓的落在地上,打在我们的头上,打到我们的身上。我和妹妹嬉笑着欢快地高兴着一路欢跑。

“你们不信,可以问一些我们家的问题啊。我的爷爷,也就是你的爸爸叫‘的当’,妈妈叫盘珠,小名叫‘绣姑’,爷爷叫……”

   
 的咕说:“我还有很多玩具……”话还没说完,小美抢过话头:“你能有什么玩具呢?有芭比娃娃、史奴比吗?”

爸爸每到这个时候也会一直笑着。

“好了,不许你叫我爷爷的大名!”的咕重新仔细打量这个人,只见他大约20多岁的年龄,从长相看倒真有点象的家的人,这时的咕的戒心已少了一半,但他听到这个年轻人想直呼自己最尊敬的爷爷的名字,还是有点生气。

   
 的咕说:“芭比娃娃我倒没有,那是女孩子玩的玩具,我有一些男孩子玩的足球和汽车。”

爸爸从小特别疼我们,他比妈妈有耐心,常给我们做好吃的,因为他是从部队回来的,会做花卷、糖包、豆包,还会炸油条。都说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可是女儿也是爸爸的小情人啊。

“我来试试。”小美跟到地下室,拿来爷爷的袖珍测谎仪,上前卡在这个年轻人的手上,数据显示他的血压和脉搏都很正常,不象是在说谎。

     小美说:“我有变形金刚!你有吗?”

我渐渐的大了,到了上学的年龄,爸爸妈妈准备在村子的东北部盖一所新的房子,因为老房子实在是太旧了。

“可是你为什么不从大门进来,要从我的衣柜里进来呢?”的咕还是一面狐疑。

     的咕说:“我有遥控飞机。”

我们搬到新家里去以后,老房子就只剩下爷爷一个人住了,他那时候应该也有60多岁了吧。我们会常常因为妈妈的吩咐,而跑到老房子来给爷爷送吃的。然后会在老院子里玩一会。

的确道:“如果从大门进来就太惹眼了,我不想让太多的人看见我。再说了,我的时间很珍贵,等一下交代完事情,我又得回去了。事情做得隐蔽一点,越少人知道越好。”

     小美问:“你的飞机是单引擎的还是双引擎的?”

我们一天天长大,老房子一天天变老了。

     的咕一时听不明白。

再后来我就在外地上学了。新房的样子越来越漂亮,垒砌了一个带高高的墙的院落,装了大铁门。

   
 小美白了的咕一眼:“你真土,单引擎就是只有一个马达的飞机。我的飞机是最新型的、马力超大的,有两个马达,叫双引擎。”

每每我和妹妹回老家的时候,我俩总会到老房子那边去看看,看看老人,看看那曾经陪我们长大的院落,和院子里的那一棵枣树。枣树也越来越老了,可枣儿特别的甜。我记得在爷爷去世以后我还吃过几次那棵树上的枣儿。

   
 的咕说:“嗯,那以后我们一起玩遥控飞机吧。现在我出一个谜语让你猜吧,一片绿油油的草地,猜一种花。”

再后来,村里统一规划。我家的老房子划给了三爷爷家的二叔叔扩充院子了。

     小美想都不想就回答:“没(梅)花。”

我记得第一次看到那个扩大了的院子的时候,我愣了好一会。虽然没有流出眼泪,但似乎爷爷的音容样貌无比清晰的都冲到我脑子里来了,他站在枣树下,喊着我的名字,让我去捡枣儿。

     的咕接着说:“又有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也是猜一种花。”

我的爷爷是一个很憨厚的老头,妈妈很孝顺,所以他走得很安静,只是我没有见他最后一面。

     “也(野)没(梅)花。”

看余爷爷的《乡愁》时,会有一丝伤感。我写到这里,我是笑着的,刚才的眼泪已经干了,那是思念。思念有很多种情绪,每当我想起那个老房子的时候,我心里充满了甜蜜。是童年,是那个院落,那座老房子,带给我的甜蜜的回忆,还有我慈祥的爷爷。我爱你们!

     的咕又说:“有一只羊把草吃光了,猜……”

/4/过去走过,现在未来

   
 小美还没等的咕讲完就说:“羊把草吃光了,所以猜一种水果叫草没(莓),这个我早就知道了。接下来你是不是想说‘羊吃完草就走开了,猜一种水果’,就猜是羊没(杨梅)。这些太简单了。我出一个让你猜吧,你知道怎么分辩斑马是公的还是母的吗?

现如今,爸爸妈妈已经不是完全在那个村子里生活了。现在看起来那个新房子,也渐渐变成老房子。爸爸在乡镇上给舅舅的工厂帮忙看看院落,收拾收拾庭院,妈妈陪着她。老家的院落只在过年过节的时候,我们回去小住。

    的咕说:“这个嘛……”

虽然那个已经又变成了老房子的新房子的家,我们回去住的时间比较少。爸爸妈妈也会到我们姐妹三个人家里小住,他们的年龄一天一天的也有点变老了。虽然爸爸这几年过得越来越年轻的感觉,也六十有七岁了。

   
 小美说:“你不知道了吧?告诉你吧,白底黑纹的是公斑马,黑底白纹的是母斑马。”

在老人的眼里,我们三个还算孝顺,他们还是挺知足的,虽然有时也会吵吵架,也许那就是生活的协奏曲。

     的咕问:“这个你是怎么知道的?”

乘着十九大的改革的春风,中国的大地上日益繁荣着,一个又一个美丽的故事,有你家和我家,在我们千千万万家,轮流上演。

   
 小美哈哈大笑起来:“我是逗你玩的啦,没想到你这么笨,哈哈哈!不过,我倒是对你家的小狗感兴趣。”小美对着多多问:“喂,你听得懂我说的话吗?”多多马上点点头,又摇了摇尾巴。

只是在那个小村庄,永远都留着我童年、少年美好的回忆。以及那些,我们时常会念起的儿时的伙伴,还有那棵永远在我头脑里,挂满枝头的,红的、半红的枣儿的,爷爷的枣树。

     的咕很懊丧地走出来。

我爱我的家乡,我爱那棵红枣树。我亲爱的四奶奶,祝您健康长寿、幸福安康。

   
 当的咕带小美进房间的时候,三个大人都在留意他们怎么相处。的咕出来后,二姨难为情地说:“我这个女儿啊,样样都好,就是太顽皮了,人小鬼大,在幼儿园是出了名的孩子王,老师们也拿她没办法。”二姨看了看手表,紧张地说:“时间不早了,我马上得去机场了。”

     妈妈说:“让你姐夫开车送你去吧。”

   
 二姨说:“不用了,我打的过去就行。”二姨又探着头朝的咕的房间望了望说:“美美,妈妈要走了。”

     小美头也不回地应着:“你去吧。”这会儿,她正在欣赏多多倒立。

澳门新葡新京,   
 二姨眼睛开始泛红,说:“唉,这孩子从小跟她奶奶一起住,和我的感情反倒有点疏!”爸爸、妈妈赶紧安慰她说:“没关系的,等孩子懂事了自然会跟你亲热的。”

     二姨擦了擦眼泪说:“但愿如此吧。姐,姐夫,我走了。”

     ……

   
 有一天的咕放学回家,看到鸽子小百合坐在一个草窝里,里面有一堆鹅卵石。的咕发现小百合的表情有点怪怪的,就叫它下来,但是它只是摇摇头不敢下来。这时多多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的咕问多多:“小百合是什么时候来的?”

   
 多多说:“早上小美拿你的口哨玩,小百合听到口哨声,以为是你在召唤它,就飞来了,我们就一起玩儿。刚才小美命令小百合孵这些鹅卵石,看能不能孵出小鹅。如果小百合不孵,小美就不和它玩儿了。”

   
 这时的咕才注意到多多穿着的咕的羊毛衣,头上还戴着爷爷的毡帽,站立着好象是一个小老头,非常滑稽。

     的咕问:“怎么地上有那么多面包梢?”

   
 多多说:“刚才我们玩空中叼物的游戏,小美往空中扔面包和花生米,看我和小百合谁叼的多。”

     的咕又问:“你们怎么那么听她的话?”

   
 多多说:“没办法,你要去上学,家里只有她有空陪我们玩儿,而且她总很多好玩的游戏。”

     这时房间里传来小美的声音:“多多,你跑到哪里去了,快给我回来!”

   
 多多对的咕说:“嘘,不要跟小美说我告诉你这些,小美说这是我们三个人的秘密。我得回去了,小美现在要和我玩打猎的游戏,我得当猎物去了,汪汪汪。”

     多多还没说完,小百合已经在草窝里用翅膀捂着自己的嘴“咕咕咕”地直笑。

     的咕摇摇头说:“你们这两个家伙真是没救了!”

   
 过了一会儿,小美玩完打猎的游戏,又从房间里探出头来说:“哥哥,我发明了一个新游戏,要不要一起玩?”

     的咕说:“好啊。”

     小美说:“今天我们来比赛,看看谁装玩具装得快。”

   
 他进屋一看,差点晕倒。原来那些玩具的头、尾巴和胳膊都让小美拧出来了,扔得满地都是。的咕气得胀红了脸,呱呱直跳,想骂小美,又想起妈妈跟他说要让着表妹的话,只喊了句:“我去告诉爷爷。”就跑到地下室来找爷爷了。

   
 爷爷正在研究一个新装置,的咕一边拖着爷爷的手一边嚷着:“爷爷,您要去管管小美了!”

   
 爷爷听的咕语无伦次地嚷啊大半天,终于听明白是怎么回事。爷爷摸着的咕的头说:“你是男子汉,不能随便哭哦。我不是告诉过你吗,小孩子的事情最好是自己想办法解决,更不要随便向大人告状。”

     “可是我的玩具都被她拆掉了!”

   
 “嗯,小美现在还小,她是想打开玩具,看看里面有什么秘密。这是每个小孩子都有的好奇心,你不要去打击她。作为哥哥,你要想办法好好引导妹妹,让她爱惜玩具。我以前教过你修玩具的方法,我把工具借给你,你去教妹妹把玩具修好。你是一个懂事的哥哥,我相信你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好吧。”的咕回到房间对小美说:“美美,我告诉你一个比拆玩具和装玩具更有趣、更有意义和更好玩的游戏!”

     “什么游戏?”小美听的咕这么一说,马上兴奋起来。

     “我跟爷爷借了很多工具,我们合作来把这些玩具修好。”

     “修玩具有什么好玩的?我才不修呢。”

   
 “你不懂了吧。修玩具的时候,有的玩具要用胶水沾;有的玩具的零件折断了不能用,我们就得用其他材料栽切后来代替坏了的零件;有的玩具要加装螺丝钉,有的有打铆钉,有的布类玩具我们还可以跟妈妈借针线来缝;有的玩具脏了,我们可以用洗洁精、沐浴露和清水给它们洗个澡;我们还可以为机器类玩具加装大功率马达。我们修好玩具后,在它们身上就包含了我们的劳动成果,是我们自己的玩具了。玩具们也更喜欢和我们一起玩了!”

   
 的咕的话还没说完,小美兴奋得大叫:“好啊好啊,我要修玩具。”她一把抢过的咕手中的扳手和胶带,开始修起了玩具。

     ……

     有一天,的咕从外面回来,手里拿着一只飞机的翅膀,懊丧地嘟着嘴。

     “哥哥、哥哥,你刚才出去玩怎么不叫我?”

     “不要叫我,我要打人。多多,快去把我棒球棒拿给我!”

     小美说:“哥哥,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来教训他!”

   
 “这次我一定要把他们打个满地找牙,呜呜呜……”的咕一边哭,一边告诉小美。原来,毛尖找的咕比赛操纵遥控飞机。就在的咕要赢得比赛的时候,忽然毛峰从斜路开出一架大的遥控飞机,撞向的咕的飞机。的咕和毛峰的飞机都掉在地上,不过毛峰飞机的翅膀折断了,毛峰就赖的咕撞坏他的飞机,抢走了的咕的飞机跑了,的咕只在地上捡到毛峰飞机掉下来的翅膀。

     小美劝他说:“哥哥,你打不赢他们兄弟俩的。”

   
 “打不赢也要打,这次你不要拦我!”的咕一边哭一边用手抹流下来的眼泪和鼻涕。

     小美出了主意:“那我们告诉姨丈,让他帮你去要回收音机。”

     的咕说:“不要告诉我爸,爷爷说了,小孩子的事情要自己解决。”

     “不如这样吧……”小美把嘴凑到的咕耳朵说起了悄悄话。

     “好,就这样做!”的咕兴奋地说。

   
 的咕又拿了另外一架飞机,跑到毛尖楼下,喊毛尖出来再比赛一次。毛尖探出头来问:“怎么,你还敢来啊?”

     “怎么不敢?”

   
 毛尖说:“刚才我们比赛没有赌注,这次我们得加点赌注,不然比赛起来没劲。”

     的咕说:“好的,就加点赌注吧。如果我赢了,你就把我的飞机还给我。”

     毛尖问:“如果你输了呢?”

     的咕说:“如果我输了,就帮你们修你哥的飞机。”

     “一言为定!”

   
 的咕和毛尖又按刚才的规则重新比赛了一次。的咕的飞机都在爷爷的指导下改装过,所以性能很好,这一次又轻松地飞在了毛尖飞机的前面。就在的咕将要赢得比赛的时候,毛峰故伎重演,遥控着他的另一架飞机冲过来要撞的咕的飞机,忽然不知从哪儿飞出一团白影,这团白影把毛峰的飞机不偏不倚地撞进了的咕家的阳台,原来是小百合。毛尖看形势不妙,想逃,被追上来的小百合撞翻,掉在地上,早就埋伏在那里多时的多多冲了过来,把毛尖的飞机叼起就跑,叼进了的咕的家。的咕也把遥控飞机直接操纵飞进自家阳台,他自己也赶紧跑回了家。

   
 的咕、小美、多多和小百合都在阳台上探出头来欢呼,的咕和小美双手各举着一架毛峰他们的飞机,高兴地跳着。

     毛峰嚷着:“的咕,你太不象话了,靠两个小动物来抢我们的飞机。”

     的咕回敬说:“是你们先违反比赛规则,你们耍赖!”

     小美拉着的咕的手说:“哥哥,我们不理他们,我们玩儿去吧!”

   
 毛尖看形势不对,打了圆场,笑嘻嘻地说:“你们不要走嘛,其实我们刚才只是跟你们开个玩笑。我爸爸说了,我们是邻居,是好朋友,要好好相处,要睦邻什么来着……”

    毛峰说:“睦邻友好!”

   
 毛尖说:“对对,要睦邻友好!我提个建议,我们来交换战利品,作为我们和平友好的见证吧!”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的咕和小美一时说不过毛尖,只好和他们进行战利品交换,把各自的飞机取了回来。两兄弟本来约好在交换战利品时再次抢走的咕的飞机,但看到多多站在旁边,就不敢抢。等换好了飞机,兄弟俩取回飞机后边走边回头懊恼地喊:“的咕,我们不会就这么算的!”

     的咕和小美在阳台上同时摊开手说:“这两个家伙没救了!”

   
 一天,小美正在家里练习写字,被苍蝇叮得静不下心来学习,于是她要哥哥想想办法,的咕交给她一个飞机航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