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第十三章 陷阱 哈尔罗杰历险记9:巧捕白象 威勒德·普赖斯

上回说到小象丹丹回到象群,大家又悲又喜。这时的咕提醒:“不好,丹丹这次能逃回来,很有可能是坏人故意放他走的。”

上回说到象群在母象荣荣的指挥下快速向密林进发,日夜兼程,连续走了好几天,小象们的体力透支,都累得不行了。本来队伍前进的速度就不快,这会儿速度就更慢了。这个地方还不是密林,只有稀稀疏疏的几棵大树。但荣荣看到象群实在走不动了,也只好命令队伍暂停下来休息。大象们都累得打着呼噜,老象军军却每时每刻都战战兢兢,他来回不停地观察着周围,生怕坏人一下子对象群发动突袭。

“啪”

“快来看呵,我们捉到了一头大象。”
是阿布酋长在喊。哈尔却难过地摇摇头,这算什么大象啊!他已经不拘什么希望。每件事都好像不对头。昨天,一头几乎到手的大公象逃脱了,脚上还带着链条。今天,哈尔看了看地上那堆象骨,他们也没能活捉这头。他几乎同意罗杰的看法:月亮山果真是块不祥之地。
他无精打采地跟着阿布走进林子里。他们拨开长着十到十二英尺长叶子、高达三十英尺的厥类植物往前走去,四周是高高耸立着的钟石南、红花半边莲、秋海棠、三色紫罗兰,还有比它们高得多的参天大树。毛皮黑自相间的猴于坐在高高的枝头上往下张望,远处传来一阵阵像超音速飞机降落地面时因机头冲击波受阻而发出的嘭嘭声,这是从一头大猩猩鼓面似的宽大胸膛发出来的。
一行人从林中又钻了出来,走上一条小道。
“瞧!大象的踪迹。”阿布说,“每天都有许多大象来这里。我们捉住一头,不能吗?”
哈尔真想接着说“不能”,不过他忍住了,只是优愁地点点头。
一些俾格米人正在趄劲地挖洞。哈尔手下的一些人也在帮忙。他们在小路上挖了一个一英尺深的洞穴,直径比大象的一只前足大不了多少。俾格米人沿着洞穴的边缘放下一条已经打成结的绳子。它的一头系在一根彼砍下来的大圆木上。
哈尔从来未见过这样的绳子,它有如航海轮船用来系船或下锚时用的钢丝绳那样重,也许更重些,绳子的直径足有五英寸。哈尔问阿布他们是从哪里搞到这样的绳子的。
“是用兽皮做的。”阿布答道,“长颈鹿、羚羊、犀牛、旋角大羚羊、斑马、水牛的皮都是很好的原料。我们的女人先将粘在皮上的碎肉刮去,然后用棍棒敲打。连续打几个星期,就可以将皮条拧成这样的绳子了。”
“和铁链一样好用吗?”
“比那好。兽皮制的绳子可以伸展,有弹性,铁链不行。大象走过来,它的一只脚刚好踩进洞穴,它抬起腿时,绳子的活套套住了它的脚踝。并且拉紧了。它想继续前进,但是绳子的另一头系在大圆木上。它越拉,绳索就套得越紧。这绳子就像你们所说的橡皮带,所以它不会像链子那样被拉断。大象停下来不动时,绳子又回复原样。”
“然后怎么样?” “它又更用力地拉,拖动圆木往前走。”
“为什么你们不把绳子的另一头系在大树上呢?那样大象就不能拖着圆本跑了。”
“不行。这样它最终会把绳于拉断的,就像拉断铁链一样。但如果系在一根圆木上,由于它可以移动,所以作用在绳子上的拉力不会太大,绳子也就不那么轻易断了。你知道吗,我们从来都不会忘记,大象是皇帝,它是世界上最有劲的动物。我们是不能对皇帝说‘不’字的,也就是不能对大象说‘不’,因此你要让着它一点,有时候还要让它先赢一点点,让它拖着圆木往前走。否则,它会发狂,会拼力挣脱绳子的,那么你就输了。大象觉得自己赢了,就会继续拖着圆木朝前走。不过,这可不容易。它会越来越疲倦,最后不得不停下来。这时我们就可以捉住它了。”
“我要亲眼看到了才会相信。”哈尔说。
这时,俾格米人又在绳套上交叉地放上一些小树枝,盖上树叶,直到整个洞都被严严实实地遮盖起来。哈尔注意到,俾格米人干这活时非常小心。
他们不用手或赤着的脚去碰树叶,而是用小技条拨弄,将洞盖好。这样既不会有人的气味,又能把刚才挖洞时留下的气味掩盖起来。
一切都准备好了。他们不沿着小路回到原处,而是跳进路旁树丛中,一直走到离罗杰和小象不远处,再从树丛中钻出来。
现在,在阿布的指挥下,所有的人都来到象群的背后,用尽一切办法发出喧闹声。他们有的尖声叫喊,有的用树枝拍打树干,有的扔石块,好不热闹。
大象被嘈杂声惊住了。有的尖叫着转身往回走,但是伸格米人早已手举长矛成排站在它们后面。他们挥动着长矛,专向大象娇嫩的地方刺去,包括那最敏感的长鼻子。上百个又跳又叫的精灵把大象吓坏了。它们只好又转回身子,跟在其他大象的后面,排成单行,一头接着一头,慢吞吞地,踏着沉重的步子,向森林走去。
阿布又领着哈尔绕开小路回到他们设陷阱的地方,躲在密实的树丛后面。从那儿他们可以看见小路上发生的一切,但又不会被发现。
哈尔仍然不大相信这个计划会成功。当他一眼看到走在最前面的那头大象时,他更怀疑这一切会有什么用。那是一头邋遢的长着凹凸不平厚皮的大象。瞧那个样子,没有动物园会要它的。却正是这样一头大条走向陷阱。
它迈着缓慢的懒洋洋的大步走过来了。是没有睡醒还是愚蠢?它正一步步朝陷阱走去。很显然,它完全没有怀疑前面路上会有什么名堂。快到陷阱边上了,它仍然没有觉察到异样。
再往前一步,它就要掉到陷阱里,其他的象会被吓跑,向森林四散逃去。
哈尔知道,受惊的象群一天内可以跑上五十英里。他们无论如何也追不上的。
这样,留给哈尔的只是一头不中用的老家伙。他只有将它放生。一切又得从头开始。
忽然,哈尔兴奋起来。那头他不想要的大象跨过了陷阱,好像陷阱根本不存在似的,继续慢悠悠沿着小路向前走去。
一下子,哈尔又有了新的担心:大象的步子迈得很大,如果它们全都跨过了陷阱怎么办?
第二头走过来的大象毛色光亮,精神抖擞,所有的动物园都会欢迎的。
哈尔目测计算着大象行走的步子,估计它再走几步,它的右后腿应该刚好掉进陷阱里。
突然,大象停了下来。一条带叶的小树枝引起了它的注意。它走出小路,伸出鼻子,将可口的枝条折断,送进嘴里慢慢嚼起来,然后向前几步,推开树丛又迈上小路,陷阶被它绕了过去。
第三头大象感觉到有点不对头,它停了下来,用鼻子嗅嗅陷阱上的树枝,然后小心翼翼地从陷阱旁走过,发出一声带有轻蔑的嘶鸣,似乎在说:“哼,想要捉住我,你们再精阴点吧!”
第四头大象过来了。这是一头所有动物收藏家梦寐以求的美丽公象,足有两人高,一对洁白的象牙伸将出来象两条起重吊杆。
哈尔并不感到很兴奋。他已习惯碰上坏运气了。谁知它什么时候又会溜了呢?所以当大象的一只前脚安全地跨过陷阱时,他一点也不显得吃惊。另一只前脚,一只后脚也都跨过去了,只剩下最后一次机会。
右后腿终于不偏不倚地落在陷阱里。待到大象拾起脚时,活套已经紧紧地套住了踝部。这庞然大物发出雷鸣般的吼声,猛地飞奔前去。
不过绳子扯住了它。如果绳子的一头是拴在固定的树上,那么绳子肯定要被拉断的。由于只系在可以滑动盼圆本上,绳子上所受到的拉力并不是很大。
受惊的大象,拖着圆木往前跑去。
但是它不能跑得很快,因为它拖着的圆木太大了,直径达二英尺,有大象那么长,非常沉重,而且圆木常常被卡在石块上或者被小树丛绊住。大象要费很大的气力才能重新将圆木扯开拉动,往往拖不了几步,又被什么钩住了,就这样,大象的步子越来越慢。
路旁一簇簇的灌木丛像钢丝弹簧一样,有时把圆木稍为弹起,这样倒是有助于大象将圆木拖着前去,兽皮绳也没有被挣断。
这头大象的尖叫声宛如喷气飞机飞过头顶发出的呼啸声。其他的象也都跟着叫了起来,粗暴地践踏着灌木丛,追赶着惮格米人。不过,他们全都爬上了树,躲在安全的地方。有一个俾格米人爬得不够高,(其实他已爬到一层楼那么高),被大象的鼻子钩住扔在地上。大象凶狠地踩上几脚,直到它认为它的敌人已死为止。在这场疯狂的报复中,你不要指望好心的大象会给你举行体面的葬礼了。
深怕也会像刚才那个俾格米人被大象捉住,其他的人都再往高处爬去。
对大象的鼻子能钩到这么高处的东西,哈尔确实吃惊。他记起他家的一层楼房,从地面到屋顶有十五英尺,而现在他必须爬到离地面至少二十五英尺的地方才能逃脱大象的长鼻子。不一会,在场的人都不见了。象群吃了一惊,慌忙钻进树丛,迅速消失在森林中。
人们纷纷从树上下来。整整一个小时,他们都在看着那头巨象又拉又扯想挣脱卡在树丛中的大圆木。终于,大象耗尽了力量,停下了,脑袋耷拉着,再也不吼叫了。
“现在该怎么办呢?我们如何才能将它带回营地呢?”哈尔问阿布。
从这里到村子要走好长的一段路,那里卡车上有装大象的笼子,但是没有车路,怎样才能将笼子运来呢?
“我们会把它带回村子的。”阿布极为平静他说,好像他们要带走的不是一头十吨重的大象,而是一只掉在陷阱里的野兔。
阿布一招手,他所有的人都聚集过来,围在筋疲力尽的大象四周。大象仍未完全放弃反抗。它用鼻子吸起许多小石块,微微弯向嘴巴,然后猛的伸长鼻子,将石块喷向它的敌人。好几个人被击中了。过了一会,周围的石块被用尽了,大象只好乖乖地停了下来。再说,由于连续的折腾,它已经疲惫不堪,只好任人摆布了。
此时,卡在树丛中的圆木被抬了出来,放在小路上。成群的俾格米人跟在大象后头和侧面,不断用矛尖戳它,逼迫着它朝林子的方向走去。俾格米人一面捅它赶着它向前,一面又不时撬动圆木,让它绕过残根树桩。
“为什么不把圆本解开呢?”哈尔问阿布。
他摇摇头,说:“大象内在的力量还很大。没有圆木,会很危险。”
哈尔派乔罗回头去接罗杰和小象。小象一直心甘情愿地跟着罗杰。不一会,他们就赶了上来,一起慢慢走向营地。
哈尔又派了几个人失一步赶回营地,准备好笼子。当大象终于来到营地前面的空地时,全村男女老少都跑出来迎接。大象很不情愿地踏上一个临时用土堆筑起来的斜坡,向卡车上早已准备好的笼子走去。
大象进去以后,似乎觉得里面比外面更好,不受骚扰,也就心安理得静静地呆在笼子里了。笼子的门关上了。大象脚踝上的绳于从门下穿过,另一头仍系在圆本上,以防大象万一撞破笼子逃跑。
透过铁栅栏,哈尔朝笼里望去,那是一头价值一万美元的大象。
哈尔和罗杰成功了,他们活捉了一头大象,他们的父亲一定会很高兴的。
这当然要感谢俾格米人——世界上个子最矮的猎人,月亮山脉不再是人们所说的不吉利之地了。
哈尔朝天空望去,多么希望再能看到那些天上的大象。这时,白雪覆盖着的山峰完完全全让雾气吞掉了。他多想知道它们是否全在那里。不过,已经有一头,其中一头最大的来到了地球。是关在笼子里的那头吗?
这只是一种荒诞的想象。不过,在这片神秘的土地上,四处都是神奇的东西:特大的野兽、三英尺长的蚯蚓、硕大的花朵、巨人和侏儒,能不产生这种奇想吗?
哈尔又看了一下四周,发现蒙博酋长正站在自己身旁。他想说:“你看你错了吧,你说我们捉不到大象,还说月亮山的幽灵是下会让我们得到的。但是,你瞧,大象就在你跟前,活生生的。你们的迷信该结束了。”
哈尔想把这些全说出来,但他没有说,他只讲了一句:“一头漂亮的大象,不是吗?”
“是很漂亮。”蒙博说。 “在动物园里一定是最有吸引力的。”
蒙博笑笑,夹杂着几分忧虑:“朋友,我很抱歉对你们说,这头大象永远也到不了动物园的。”
哈尔这下忍不住了,他恼火他说:“难道你认为它会消失在空气中?”
“你讲对了。”蒙博点点头,“是的,它会跑进空气里不见的。”他把目光移向那云雾遮住的山峰,“它从天上来,也会回到天上的。我的孩子,我很难过不得不告诉你这一点,我知道,你们的愿望是根崇高的,不过让你们了解这一点也好。”
“谢谢你的好心,”哈尔说。他心里却在想:这个固执的笨家伙。但我不能责怪他,要是我也长期生活在这神奇的月亮山里,我也会变傻的。

“这可怎么办?怎么办?”几头小象害怕得往大象群里缩去。象群里的成年大象听到的咕的提醒,觉得很有道理,但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是好,一筹莫展。

害怕的事情最终还是来了。就在野象们睡得正香的时候,军军发现夜色中好几个方向都有亮光在闪烁,好象是几个不同方向的人在用灯光打信号,明确彼此的位置。

“讨厌的苍蝇!”小美一边练习写字,一边嚷着。家里虽然装了防蚊纱窗,但无孔不入的苍蝇还是飞进来了。的咕听到表妹的话,拿出电蚊拍,四处追赶苍蝇,打了半天,总算打到两个苍蝇。这时,还有一个苍蝇飞到天花板附近,看是看得见,但的咕够不着,自然也打不到它了。

“哥哥,你不是办法最多吗?快想想办法!”小美急得摇头晃脑。

“不好,坏人来了,大家快醒!”军军忙叫醒大家,秀秀第一个醒来,也用身体撞醒其他大象。大家不敢作声,唏唏嗉嗉地跟着军军朝北方的方向前进,因为那边有密林。这时,军军忽然看到队伍后面左方有亮光,就跑到后面,只见一个人举着火把朝象群跑来。动物都怕火,象群虽然有雄象强强垫后,但还是引起了恐慌,大家都拼命向前跑。强强正要跑去对付那个举火把的人,忽然那个火把灭了。强强赶快跟上队伍,忽然后面右边又有火把举起来,强强一时无所适从……

“那个苍蝇打不到,气死我了!我在这边学习,它在天花板上盯着我看,随时都会象战斗机一样俯冲下来袭击我,哥哥你快给我想想办法啊!”

“嗯,大家听我说,我们只须这样……”的咕跟大家提了自己的方案,大象们看他虽然个头很小,但他提出的方案的确好办法,就照办了。

这时,在队伍最前面领队的荣荣发现前方多了一个向东的分岔口。忽然,一辆敞蓬吉普车堵在了向北方的路口,并用一排强光灯直射着荣荣的眼睛,令她睁不开眼。荣荣只好朝东边的方向走去,象群跟着向东边的方向进发。

“讨厌,一遇到问题总是让我帮忙,你怎么不自己想办法呢?”

象群在的咕的安排下,由头象荣荣和老象军军带领,小象们走在中间,强强等另外几头成年大象断后,开始有秩序地转移。

这时后面有追兵,象群被惊吓,都没头没脑地向前走。太阳已慢慢地升上高空,阳光普照,象群沿着一条林间小道前进,由于这条小道弯曲,象群首尾无法相顾。奇怪的是,这时坏人却渐渐没了动静。

“你不是办法比较多吗?我知道你一定会有办法的。”小美扯着的咕的衣服摇了摇。

爬在林子深处大树上的非法狩猎者叫老白干和大曲,他们通过望远镜发觉象群转移,老白干急忙对大曲说:“你赶快用对讲机通知干红发动车子,我们两个人先徒步跟在象群后面,让干红开车在后面策应。”

象群又进入一片开阔地。就在这时,忽然从后方和左右几个方向冲来几辆吉普车,鸣着高音喇叭,有的吉普车上还喷着火焰和烟幕,小象被吓得往队伍前方跑。而在队伍的前方,只有一条长长的峡谷。在峡谷入口处有一条浅浅的沟,这条沟是干枯的,人为挖掘迹象明显。

“好了好了,算我怕你了,让我想想……”的咕下意识地所四个手指放在嘴唇边,这是他在思考问题时的一个习惯动作。这时,他看到了被摆在电视柜上的飞机航模。

“好咧,05、05,08呼叫,请回应,请回应!”

这时,老白干、干红、大曲、红高梁、伏特加、纯青、干邑等人驾着几辆吉普车朝着象群横冲直撞。老象军军喊道:“大家快跑,我来垫后。”丹丹因为伤势未愈,掉在最后面,眼看就要被吉普车撞到。老白干用系在棍子上的绳套,乘丹丹抬起后腿时套在了她的腿上,牵着取乐,一边哈哈大笑。军军气愤已极,大喊一声:“我和你们拼了!”就拖着老迈的身躯、甩着鼻子朝车子撞去。几辆车上同时有枪声响起,军军身中数枪,“叽”的一声仰天长叹,轰然倒在血泊之中!

“嗯,以往这个飞机航模只是一只玩具,现在该到它发挥实际作用的时候了。”的咕很自信的点了点头。

干红在那边收到呼叫,马上回道:“05收到,05收到。”

这时已有大象为逃开吉普而进入峡谷,干红哈哈大笑说:“头儿的计划真是天也无缝啊,把大象都赶进来峡谷,然后在壕沟里放燃油,把大象困死在峡谷里,我们就可以稳稳地拿到这群大象的象牙了,哈哈哈!”

“你是说……”

“你赶快发动车子,跟在我们后面……”

跑在最前面的荣荣依据自己的经验和本能,感觉情况不对,转身命令象群后退后退。在狭长的通道上大象们挤成一团,进退维谷,场面一片混乱,小象受到惊吓,四处乱闯。

“是的,既然苍蝇飞到天花板,我们用普通方法打不着它,那只能用特殊的方法了。我们驾驶这架飞机去攻击它。”

大曲一边打对讲机,一边和老白干爬下树,顺着象群的脚印,一路赶上象群。这时,他们离象群已越来越近,大曲开始核算大象数量。

这时,团伙成员干红已经在往壕沟里注入汽油……

“好是好,可是,飞机那么小。”

“不对呀,刚才我清点的时候明明是12头大象,怎么现在只剩下10头大象了?”大曲有点纳闷。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忽然空中“嗡嗡”作响,一大群小型飞机出现在象群上方。有人从机舱里伸出头来喊:“大象朋友不用急,我们来了!”

“你忘了爷爷有一瓶缩小剂吗?”

“一定是你数错了,你重新数一遍吧。”

的咕领着第一个纵队低空飞行,朝吉普车俯冲了下来,洒下一团白色的东西,经风一吹,白色粉末变成雾状,吹进老白干的眼里,老白干瘁不及防,一时睁不开眼睛,车子失去控制,撞向山石,“澎”的一声翻了过来,老白干被压在下面痛得“呱呱”大叫。的咕在飞机上“哈哈”大笑说:“想不到我家的面粉作用还真不小!”丹丹乘机挣开套在腿上的绳套,朝队伍的方向跑去。

“对呀,那我们赶快行动吧!”

老白干的话还没说完,发现一只鸽子在他们头上快速的拍动着翅膀,忽然感到地上有点震,他大叫一声:“不好,快跑……”。这时,大象威威在小百合的引领下,已经冲到他们面前,掀起一阵尘土,长鼻子一甩,从大曲身边擦过,撞到旁边的大树,抖落好些树叶。两个人吓得掉头就跑,刚跑出四、五十米,忽然大象猛猛又从前面冲了出来,一对长长、在阳光照射下亮得刺眼的象牙朝两人挑去。大曲和老白干毕竟是老手,他们假装跑来左边,乘着猛猛的长牙挑向左边,他们忽然急转弯跑向右边,又从猛猛身子底下钻了过去,一路逃回林子。威威和猛猛从后面追了上来,老白干和大曲只得迂回的在树丛之间穿插,威威和猛猛的身体太大,追不上,慢慢地拉开一段距离。

这个团伙的领头人红高梁从后面开着吉普车追上来,把老白干扶上了车子。这时,团伙成员伏特加正驾着另一辆吉普车在象群中纵横穿插,并一边放着烟火,吓得象群乱闯。龙井驾着飞机俯冲到他的车子上方,扔下一团东西。那是一个绳套,后面系着一个小型降落伞。被扔下飞机后,绳套不偏不倚,正好套在伏特加的脖子上,降落伞迎风打开,向后拽着绳头,紧紧地勒着伏特加的脖子。伏特加被这从天而降的绳套套紧脖子,勒得眼睛翻白,急忙用手去掰,但一时又掰不掉。车子与迎面开来的红高梁的车子擦身而过,向远处的开阔地直冲过去……

“走!”

就在这时,两个人忽然一个踉跄,重心失去平衡,重重地摔在地上。原来,他们被的咕和小美设在林道上的拌马绳拴倒了。两个人正要爬起来逃跑,的咕和小美又从树上扔下石头,其中一个石头打中老白干的脚部。这时,干红已开着吉普车来到他们身边,老白干也顾不得伤痛,在大曲的搀扶下,一瘸一瘸地跳上吉普车。这边,的咕跳下树来,从后面追赶,一边喊“你们给我站住!”。干红一看追来的只是个小孩,把心一横,掉转了车头,朝的咕冲过来,的咕只好跑回丛林。老白干喊:“别追了,我们快走吧。”干红这才把车开走。

小美给飞机装上了电池,的咕从地下室拿来了缩小剂,两个人喝了缩小剂,跳进了放在地板上的飞机。的咕拿着遥控器,启动、发动机加速、放开制动、起飞……飞机发出“隆隆”声,一下子在客厅里腾空而起,在空中打了几个空翻回旋动作以后,径直向天花板上冲去。

“可惜让他们跑了!”

苍蝇看到飞机冲它飞了过来,早就吓得离开天花板,朝地面飞去。的咕又调整了飞行方向,向地板俯冲下去。苍蝇凭着自己身体轻巧,在空中玩了几个急转弯的动作,都很轻松地把的咕驾驶的飞机甩在了后面。的咕不得不赶快调整飞行方向,朝苍蝇的方向再次飞来。

“嗯,哥哥,他们一定是去叫更多的团伙成员来捕猎大象了,我们得想办法保护它们啊!”

苍蝇又一次贴近地面飞行,“呼”的一起,没有预兆地硬生生冲高飞到茶几上方,并在几个玻璃杯中间穿了过去。的咕在后面追得紧,跟着苍蝇的方向拉高机头,眼看就要把苍蝇卷进螺旋桨了,但被忽然出现在眼前的几个透明玻璃杯吓傻了眼,想避开已经来不及了!

“是啊,如果他们只是两三个人,那还好办。如果他们是一个大的团伙,又从几个方向同时对象群发动进攻,我们就很难应付了。”的咕也感到非常为难。

“乒乒乓乓”随着几个清脆的撞击声,几个透明的玻璃杯子被撞倒下来,摔到了地板上,玻璃碎片撒落一地。的咕的飞机也踉踉跄跄地在空中翻了几个跟斗。的咕顿时觉得天旋地转,找不着北。幸好飞机是的咕最喜爱的玩具,平时的咕经常玩它,所以操纵起来得心应手。他熟练地把飞行操纵杆掰正,飞机在半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在碰到地面之前又拉高了机头,向上方飞去。

“那怎么办啊?”

互相追逐了半天,苍蝇也累了直喘气,摇摇晃晃的飞到吊扇的扇页上。有了上次的教训,的咕不敢再冒冒失失地撞过去。

“让我想想,对,我们只能也象他们一样,去召集帮手!”

“小美,它停在那里,我们又撞不到它。”

“好啊好啊,我们赶快回去!”小美吹起了口哨,不久,小百合就飞到他们身边。的咕和小美分别喝下缩小剂,跳到小百合身上,小百合拍动着翅膀,“呼”的一声朝家乡的方向飞去!

“哥哥真笨,你停下来,等我去打开风扇,它自然停不了。”

小百合驮着的咕和小美往家里的方向飞去,飞了好长一段时间,终于飞回了家。家里大人都出去了,的咕打开家门后马上闯进书房,通过打电话、上网发邮件、到论坛发贴子和网络聊天等形式,召集班里的同学开会,把事情的经过和准备拯救大象的方法都在论坛上公布,并要求同学们互相转告,自带模型飞机。通知完后,的咕又跑到地下室准备东西。一个钟头后,大家陆陆续续地带着各种模型飞行器来到的咕家,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如何救助大象,一个个摩拳擦掌。的咕清点了一下人数,到场的有30多个同学,而其中竟然有隔壁班的毛峰和毛尖俩兄弟。

的咕依计把飞机停好,小美跳下飞机并打开了吊扇的遥控开关,这边的咕也赶快发动飞机并快速地拉高机子的高度。这时吊扇的扇页开始转动,苍蝇果然停不住,从吊扇上跳开来飞回到空中。等得眼红的的咕早已描准苍蝇的方向,加大速度冲了过去。

“什么声音啊?”的咕的妈妈从房间里走出来。

这会儿苍蝇倒不急于玩急转弯的动作了,它跳下吊扇后就保持平飞,的咕的飞机越飞越近,眼看就要撞上了。

“的咕,你跑到哪里去了,不辅导表妹学习,还把玻璃杯给我摔坏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妈妈看到满地的玻璃杯碎片,气不打一处来。这边,的咕在飞机里听到妈妈的声音已经很近,知道又中了苍蝇的计,但掉转机头已经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