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揭秘历史:张俊诬杀岳飞的最大帮凶很是“传奇”

杭州岳飞墓前只有4个奸臣跪像,江西岳母墓前铸造了5位奸臣的跪像,这多出者便是诬告岳飞的张俊。

张俊,字伯英,凤翔府成纪人。南宋将领,曾与岳飞、韩世忠、刘光世并称南宋中兴四将,
后转主和,成为谋杀岳武穆的帮凶之一,并以此博得宋高宗深宠。晚年封清河郡王,显赫一时。

中兴四将之一张俊为何也要跪在岳飞墓前?

张俊,字伯英,凤翔府成纪人。南宋将领,曾与岳飞、韩世忠、刘光世并称南宋中兴四将,后转主和派,成为谋杀岳飞的帮凶之一,并以此博得宋高宗深宠。晚年封清河郡王,显赫一时。绍兴二十一年10月,张俊大排筵宴,以奉高宗,留下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桌筵席。张俊却以此宴而闻名。

绍兴二十一年10月,张俊大排筵宴,以奉高宗,留下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桌筵席。张俊却以此宴而闻名。

图片 1

此人盗贼出身,政和七年改投政府军,在和西夏人的作战中立过一些小功,被收编入种师中的“种家军”中。靖康元年,种师中任制置副使前去救援太原,在榆次杀熊岭被围,全军基本覆灭,张俊见机得快,早早溜之大吉,沿路收集了几百人溃兵,并以此为资本,在信德府整军。如果事情到此为止,张俊不过是历史上一个无名小兵痞,仅此而已。然而,几个月后,他迎来了生命中的转机。金人攻打汴京,赵构在开德府开设大元帅府,张俊二话不说,立刻勒兵来投。

图片 2

人们一定觉得奇怪,作为南宋中兴四将(韩世忠、岳飞、张俊、刘世光)之一的名将张俊,为何也会与奸臣秦桧等一起,跪在民族英雄岳飞墓前请罪?

从信德到开德,路程短,报到比别人快,而他本人又长得高大英伟,一下子就给赵构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此一路升迁,风光无限。先是任大元帅府的后军统制,后转荣州刺史、桂州团练使兼贵州防御使、徐州观察使。赵构在应天称帝,张俊劝进最积极,拥戴得最起劲,深得赵构好感。

张俊生平简介

张俊,字伯英,凤翔府成纪人。出身贫寒,自小弓马娴熟,十六岁时以三阳弓箭手投身行伍,征南蛮,攻西夏,御金兵,累立战功,授武功大夫,被时人称为中兴四将,逝世后追封为循王。

图片 3

张俊十六岁时充当弓箭手。在宋徽宗宣和年间在与西夏作战及镇压山东、河北农民起义的战斗中,升为下级军官。建中靖国元年,时年16岁的张俊为三阳乡兵弓箭手,徽宗末年,参与镇压京东,河北起义军。

但是,张俊为人贪财谄媚,也贪生怕死,力主与金国求和,是谋杀岳飞的帮凶之一。张俊好迎合圣意,颇得宋高宗宠辛。晚年封清河郡王,显赫一时,死时,宋高宗为其送葬,终年六十九岁。

初置御营司,就以张俊为御营前军统制,担任要职,并交给了他一项光辉的任务:回汴京张邦昌处迎取隆祐太后。应该说,这是一项难度系数极低的任务,却是张俊担任朝廷大将以后带兵亲历亲为的唯一一项军事行动——如果这也能称军事行动的话。

北宋末年,曾随种师中援太原。康王赵构任兵马大元帅,他即率部往从。宋高宗赵构即位后,建立御营司,任张俊为前军统制。南渡初,宋高宗被苗傅、刘正彦所废,他和韩世忠等受张浚节制,平定事变,因而升为御前右军都统制,拜节度使。

靖康元年,张俊以守卫东明县有功,转武功大夫(武将官阶,相当于文官正七品)。金人攻太原时,城太守命令制置副使种师中前往增援,种师中兵屯榆次。金人以数万骑压之。张俊当时为队将,主动进击,杀伤甚众,获马千匹,请乘胜再战。种师中以当日不利,急令张俊退兵自保。金人间谍侦知张俊的计划行不通,遂悉兵合围,攻益急。榆次被攻破,种师中也战死。张俊与所部数百人突围而出,且行且战,至乌河川,再与敌遇,斩敌五百首级。

果然,一路没有出什么意外,任务胜利完成。张俊因此获得了赵构的高度赞扬,又权领秦凤兵马钤辖。苗傅、刘正彦兵变,作为赵构的铁杆粉丝,张俊反应最快,他带领所部八千人火速赶到平江,向文臣之首的张浚请示:下一步怎么办?要不要救赵构?瞧,这不是废话吗?

宣和初从攻夏人仁多泉,始授承信郎,成为入品的最低的武官。中国南宋时期武将。字伯英。成纪人。出身贫庶,自小弓马娴熟,16岁时充当弓箭手。宋徽宗宣和年间为下级军官。

展开剩余75%

这一年,张俊四十二岁,年纪不算小了,而人家张浚才不过三十四岁。就这点素质,就这点觉悟,还出来混,唉。张浚指示他抓紧和刘光世、韩世忠合兵,火速展开营救行动。

靖康元年,金兵合围榆次,宋军主帅殉难,张俊率所部数百人力战突围,且战且退,斩杀追兵五百余人,声名大震,崭露头角。同年,抗击金兵于东明县城,以功升至武功大夫。五月,从河北、河东路制置副使种师中进援被金军围攻的太原,张俊率所部数百人突围南逃。十二月,兵马大元帅康王赵构进至大名时,张俊随信德知府梁杨祖率3000兵马到大名,被任为元帅府后军统制。靖康二年正月,他率部镇压起义军李昱、张遇于任城后,不断升迁,阶官升至拱卫大夫。

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6月2日),康王赵构离开济州,前往南京应天府,出发前,将元帅府所属五军,重新编组,其中,张俊任中军统制,是岳飞的上司。

张俊于是非常慷慨地把自己的军队交给韩世忠,要韩世忠在前面开路。赵构复辟成功,认为多亏张俊提供了这八千军马,张俊功劳最大,出力最多,“嘉劳久之”,拜其为镇西军节度使、御前右军都统制,想想觉得不足以表示自己的谢意,又擢升为浙东制置使。刚升浙东制置使那阵子,张俊的内心的确乐开了花。可是,正是这个浙东制置使的位子差点要了他的老命。金军第四次入侵,分兵深入,渡江攻浙,吓得赵构出海逃生,留下负责浙东战事的张俊拒敌。哎哟哎,我的亲娘,这不是要我做替死鬼吗?!张俊敢怒不敢言,竖着耳朵听赵构的吩咐。赵构说:“国家没有你,则谁先倡导忠义?

靖康二年,金兵攻破汴京,掳走徽、钦二帝,北宋覆亡。张俊以其敏锐的政治洞察力,断然拥立赵构:“大王皇帝亲弟,人心所归,当天下,不早正大位,无以称人望。从此张俊以御营前军统制而成为赵构集团的亲信。张俊驰骋江淮,平定淮宁,镇江、杭州、兰溪、秀州等地的武装割据势力,为南宋小朝廷开辟了一席回旋之地。

建炎三年,金军渡江攻宋,高宗逃往海上,张俊在明州迎战金军,杀近千名签军。但完颜宗弼增兵攻明州,张俊带明州居民十之七八退入台州,金军占领明州。完颜宗弼退兵后,建康府的金军仍然固守,不退回江北。宋高宗任命张俊为浙西路、江东路制置使,“诸将并受节度”,全权负责收复建康事宜。收复建康由岳飞统领的部队完成。

我没有你,则前功俱废。希望你能力歼灭敌兵,一战成功,加封王爵。”这番话可谓推心置腹,一般的武夫,立马会被收买,即便暴尸街头,也心甘情愿。张俊不。

靖康二年秋,张俊根据自己对形势和力量的分析,提出了南渡方略:“今敌势方张,宜且南渡,据江为险,练兵政,安人心,候国势定,大举未晚。”不久金兵南下,赵构到达临安,偏安格局形成。”

建炎四年六月初,宋廷命张俊军征讨盗匪戚方。戚方被岳飞所败,向张俊投降,交出了六千名兵、六百匹马,张俊回朝,向范宗尹“盛称岳飞可用”。斯年七月,金国左监军完颜昌负责淮南战场,和完颜宗弼商定会师攻打楚州,杀宋将薛庆,攻占了扬州和承州,包围楚州。

当年除夕,金军兵至明州城下,张俊命部下杨沂中、田师中、赵密拼死力战,自己金蝉脱壳,往台州而去。明州一战,死于战火中的居民占了十分之七八。这样一场战争,张俊竟好意思向赵构请功,自吹自擂,大肆宣扬,说自己歼敌无数,空前胜利。

建炎元年宋高宗即位后,张俊任御营前军统制。同年七月起,率部多次讨平叛军和起义军,升观察使,成为高级武官。建炎二年五月,镇压秀州徐明,又升承宣使。建炎三年三月,苗傅、刘正彦兵变时,张俊正驻军吴江,随即率部8000人退回平江,从礼部侍郎、同节制军马张浚同议平叛事,是第一支平叛军队,平定叛乱后升领节度使。七月,改任御前右军都统制。此后张俊为南宋鞍上马下,东征西战。

韩世忠军新败,元气未复,而刘光世与张俊关系不睦,不能配合。宋高宗诏张俊驰援楚州。张俊推辞:“虏之兵不可当也。赵立孤垒,危在旦夕,若以兵委之,譬徒手博虎,并亡无益。”宰相赵鼎上奏宋高宗:“若俊惮行,臣愿与之偕往。”张俊仍拒不从命,只派自己的部下岳飞前去。

到建炎三年之战中,张俊率部殊死抗击,毙敌数千人。金人锐气被大挫,加之孤军深入,于是北撤,又被韩世忠围于镇江,这就是着名的黄天荡之役。1134年,金人又至,举朝震恐,张俊力主抗击:“避将可之,惟问前进一步,遮可脱。”

高宗只得改命刘光世出兵,命岳飞、郭仲成、王林以及海州淮阳军镇扰使兼海州知州李彦先等部都划归刘光世节制,共同救援楚州。岳飞听说楚州被金军围困,急忙领轻骑渡江,在八月二十六日夜里直达泰州城下欲救楚州,但刘光世等均未跟进,岳飞此时还没有成立自己的“岳家军”,师孤力寡,无法救楚州,在击败并杀死高大保、俘虏阿主里孛堇等人后,被迫后撤。

同年十月,金军完颜宗弼部南犯,宋高宗离杭州逃向越州,张俊任浙东制置使扈从。金帅宗弼占领杭州后,派斜卯阿里、乌延蒲卢浑率金军4000追击,当年除夕追至明州城下,金军自高桥镇攻西门,张俊部将刘宝,以及杨存中、田师中所部等抗击金军,知州刘洪道亦率州兵助战,金军战败,死伤以千计。建炎四年正月初二,金军又攻明州,张俊与知州“刘洪道坐城楼上,遣兵掩击,杀伤大当,敌奔北坠田间或坠水,俊急令收兵,夜,敌拔寨去,屯余姚”,宗弼派援军赶赴余姚再攻明州,张俊抗击于高桥,推托以高宗令其扈从,逃往台州,刘洪道等也退出明州,明州遂为金军占领。南宋则将明州的“小捷”,列为“十三处战功”之首,因“自金兵入中原,将帅皆望风奔溃,未尝有敢抗之者”,“中兴战功自明州一捷始”,“至此而军势稍张矣”。

宋高宗诏岳飞还守通州、泰州,有旨可守就守,如不可守,但以沙洲保护百姓,伺机掩击即可。岳飞以泰州无险可恃,退保柴墟,战于南霸桥,击败进攻的金军。这以后,岳飞才拥有了人马万余,着手建立“岳家军”。

建炎四年四月,张俊改任浙西、江东制置使以招收江浙地区的“群盗”,除刘光世、韩世忠两军外,其他诸将皆受张俊节度,成为当时最主要的将领。六月,宋朝改御前军为神武军,张俊改任神武右军都统制,领定江、昭庆二镇节度使。

从绍兴元年九月开始,张俊带领岳飞等部将,讨伐李成和收伏张用。岳飞立下大功,为张俊所器重,所以,张俊向朝廷上奏时说,此间岳飞功居第一。

绍兴三年,三十二岁的岳飞第一次北伐,克复襄汉,改驻鄂州,八月,宋廷按宰相朱胜非早先的许诺,将岳飞由正四品的正任镇南军承宣使,超升为从二品的清远军节度使。当时,已建节的大将只有刘光世、韩世忠、张俊和吴玠四人。岳飞的情况是当时绝无仅有的,骤然和韩世忠以及老上司张俊平列。

绍兴四年九月,伪齐刘豫出兵伐宋,扬言要“直捣僭垒,务使六合混一”。张俊主张划长江而守,以“坠马伤臂”为借口,拒不出兵渡长江攻击金军和齐军。丞相赵鼎派人监督张俊发兵,并奏请严惩张俊,但不了了之。

后来,张俊知道宋高宗、秦桧想收兵权,便首先请交纳宣抚司兵权。宋高宗、秦桧乘势罢三宣抚司,也收了韩世忠、岳飞的兵权。张俊协助秦桧推行乞和政策,又与秦桧合谋,诱使岳飞的部下构陷岳飞,制造了岳飞谋反的天大冤狱。

绍兴十二年十一月,张俊罢枢密使,封清河郡王。绍兴二十六年死,终年六十九岁,追封循王。葬于湖州府长城((今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

张俊一直被认为是陷害岳飞的主要人物,也因此与秦桧等三人一起跪在岳飞墓前。张俊出身盗匪,治理军队的能力也被人诟病。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位于浙江杭州西湖西北角岳王庙旁,秦桧、王氏、万俟卨、张俊等四人跪像跪于岳飞墓前,仿佛是在接受历史的审判。

此四人铁像铸造于明代,经常受到侮辱性破坏。虽如此,仍不能解世人之恨。他们将永远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